由传播速度快、体内复制快、转阴时间长的德尔塔毒株引发的疫情,波及全国多省市,引发公众关注。此轮疫情何时可以得到控制?现有疫苗对新毒株的预防效果如何?国内放开封锁、实现国际通航在什么条件下有可能实现?成为当前焦点。

8月5日,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王培玉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按照近一年多的防疫经验,结合当前各地政府的防疫措施、执行力度,以及新冠的发展规律,此轮疫情有望在未来3-4周内得到控制。

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一级巡视员贺青华也在同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发布会上表示,只要各地严格落实好各项防控措施,疫情在两到三个潜伏期内能够基本得到控制。

7月31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广州一次峰会上披露,基于2021年广州新冠病毒德尔塔毒株的小样本数据(病例组样本74个,对照组样本293个)来看,针对德尔塔毒株,国产疫苗对无症状、轻度、中度、重症的保护效果分别为63.2%、67.2%、76.9%、100%。

启辰生生物科技公司联合创始人栗世铀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现有疫苗对新毒株仍然具有一定的保护力,但也要看到大量的突破性感染发生。严格而言,必须针对有免疫逃逸的新毒株做全新的疫苗研发,目前上市的疫苗是针对原始毒株的。他认为,“疫苗加强针是未来针对免疫逃逸毒株的重要策略”。但疫苗加强针不应该是单纯地将一代疫苗再打第三次,而是针对免疫逃逸突变毒株的全新疫苗的混合接种。

针对国内何时有可能放开的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级公共卫生专家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业内自去年就开始研究中国在什么情况下可以恢复国际通航,这取决于多种因素,包括全球防控效果、对疫情感染的容忍度以及疫苗的效果等。

近期钟南山在广州一次峰会上表示,现在需要83.3%的人打了疫苗才有可能建立群体免疫。去年底,官方曾表示在人群中大概做到60%-70%的疫苗接种率,才能建立对全民的保护。德尔塔毒株对疫苗防护提出了新的挑战。

前述不愿具名的公共卫生专家说,免疫屏障的形成不仅与接种人群比例有关,亚博新版更重要的是疫苗的预防效果。“以我们国家很成功的麻疹疫苗为例,要形成免疫屏障接种率需在95%以上,而且麻疹疫苗本身的保护效率也非常高,接种以后基本就能够控制传染了”。

该专家建议,病毒永远会演变、变异,而疫苗永远是滞后的,想在短期内依靠疫苗彻底消灭一个尚不完全了解的新病毒,是不科学的。目前来看,新冠病毒的重症率和致死率没有恶化趋势,因此作为个人,没有必要恐慌,但也不能懈怠,应该像每年冬季对待流感重感冒一样,注意自身防护,提高自身免疫力,减少在通风不好的环境内聚集或过多停留。从科学角度来看,对一个新病毒的防控,不应也不可能完全依赖疫苗,降低感染机率还需坚持必要的非药物防护措施(NPIS)。

8月5日,康泰生物300601股吧)公司发布消息称,已经成功分离出多株德尔塔变异株单克隆毒种。科兴公司称近期将向各国药监局提交针对德尔塔毒株疫苗临床研究及紧急使用申请。中国生物技术公司有关负责人也对媒体表示,针对德尔塔变异毒株的灭活疫苗,近期将提交申报。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从2021年3月起,国内已有公司开始关注疫苗加强针。在近期德尔塔毒株进入国内流行的背景下,国内多家公司宣布已开始针对德尔塔毒株进行疫苗研发。

栗世铀解释,疫苗加强针主要有两个作用:一是随着时间的延长,疫苗在体内形成的中和抗体滴度会降低,需要通过打加强针来提升中和抗体滴度;二是,免疫逃逸的突变毒株的抗原表位与原始毒株不同,需要新开发疫苗来诱导体内产生针对新毒株的免疫反应。

栗世铀介绍,全新的加强针疫苗需重新走临床研究流程,不过不同技术路线的加强针疫苗研发周期会存在差异。“相比于灭活、重组蛋白等传统技术路线疫苗,已经掌握研发和生产能力的mRNA疫苗企业,研发和生产的周期会更短、难度会更低,因为mRNA疫苗只是在原有SpikemRNA序列上做几个位点的突变,主要的生产工艺流程和质量标准是趋于一致的。从设计到临床批的生产,只需2-3月时间”。

原上海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疫苗医师陶黎纳介绍,现有疫苗的保护率可能也跟接种方式有关,注射型疫苗在体内产生的抗体无法覆盖呼吸道表面,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薇团队正在申请紧急使用的腺病毒载体雾化吸入式新冠疫苗,吸入式疫苗能够激活人体的黏膜免疫,病毒落到呼吸道粘膜上就可以被控制住,理论上具有一定优势。

8月4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米锋表示,此轮疫情已有17个省份报告现有本土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全国有144个中高风险区,为常态化防控以来最多,全国疫情呈现出多点发生、局部爆发的态势。

各地纷纷拿出极其严格的防控措施。江苏全省取消了8月份的大型活动,棋牌室、麻将馆暂停营业,南京全市8个长途客运站暂停运营,全市出租汽车不得离宁,几乎取消了所有航班。北京在8月3日宣布对全国23个地区车站出发的旅客采取限制进京防控措施,对非生活所需的密闭活动空间应关尽关。郑州市在8月6日宣布对全市居民小区(村)实行闭环管理,减少人员流动。

王培玉表示,国内是否开放取决于是否建立起群体免疫屏障,对于英国近期放开防控的措施大家都在关注,但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知道结果。

前述公共卫生专家认为,国家有关方面也在积极寻找放开限制的良策,但全面放开限制取决于多种因素,在目前对疫情感染容忍度、疫苗预防效果不明确等情况下,尚无法给出比目前重点筛查、追踪监测更好的解决方案。“假定新冠疫苗跟流感疫苗效果类似,新冠感染率与流感感染率差不多,如果政府可以接受,老百姓603883股吧)可以接受,那么就可以不像现在需要那么多人为新冠服务,很多花费就减掉了,也可以减轻政府负担”。

在这轮疫情中,江苏扬州、湖南张家界000430股吧)等多个病例较多城市的感染源头均出自南京,其中扬州疫情尤令人担忧,近几日新增病例仍在增长,到8月5日,日新增病例达到58例。在此背景下,南京的疫情防控措施广受诟病。民航局飞行标准司副司长韩光祖在前述新闻发布会上说,南京禄口机场存在防控制度落实不到位、机场从业人员松懈麻痹心态等问题。

前述公共卫生专家认为,南京机场的管理有问题,但不可否认这次疫情由于它进行的例行检测降低了传播范围和强度。如果南京机场工作人员没有例行检测,等到其他地方报告病例后再溯源,结果可想而知。由此可见,NPIS(非药物干预手段)不能放松。“在核酸检测上,对于德尔塔毒株,可能存在例行筛查间隔7天时间相对长了的问题,建议可缩短检测时间,尤其对于出现阳性病例的地区,关键人群应该加大检查频率”。

该公共卫生专家介绍,业内正在研究对德尔塔病毒设置多大的检测范围、检测频率合适,目前正在讨论相关模型的设计,但尚未找到一个确定的阈值。“设置多大的检测范围,背后要考虑的问题有两个,一是筛查需要人财物成本,二是如果不这么筛查可能会造成多少传播,传播后又需要花多少投入”。如果坚持目前原则,在未确定阈值前,大范围的检测是合理的。“郑州采取的小范围检测-全民检测-小范围检测方式可取”。

该公共卫生专家认为,无论是检测范围阈值的设置还是防控措施的放开条件,都必须基于对病毒毒力演变规律的认识。“应该抓紧了解病毒的毒力演变,了解病毒的各种可能演变。无论如何,对待一个新事物,只能试着去摸索规律,最大限度地避免损失,不可能在短期内给出万无一失的保障措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