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特大洪灾后仅十天,郑州再受到疫情暴击。据推测,30日前市六院就已发生院内感染。首例感染者与市六院无关,目前没有证据表明此次疫情来自南京。

2. 目前各地累计传染超200,是自武汉之后最严峻的疫情形势。由德尔塔(Delta)病毒株引起的南京疫情,伴随“禄口国际机场传染链”传播到各地。张家界《魅力湘西》演出、常德游船、扬州棋牌室均造成超级传播。更可怕的是,在泸州、宜宾、重庆江津报告的病例中,四名感染者均未到过南京、张家界,传染链不明。

3.除却管理漏洞,病毒变强大也是疫情蔓延的原因之一。广州研究表明,德尔塔感染者呼吸道中的病毒数量是原始毒株的1260倍。传染力因此变强。美国CDC研究表明,德尔塔的基本传染数已接近水痘。

4.并非每个感染者都会开启新传播链。中山、珠海在发现无症状感染的情况下,全市检查结果为阴性。只要及时发现传染链、采取相关措施,疫情不会无限蔓延。

涝灾之后又再暴新冠疫情,郑州报32人核酸检测异常,市六院暴院内感染,疫源是南京疫情外溢还是本土暴发?

7月31日,根据河郑州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通报,郑州发现32人核酸检测异常,其中12人为确诊病例、20人为无症状感染者。这是在“720暴雨”涝灾之后,郑州所面临的疫情打击。8 月 1 日,河南省疾控中心副主任赵东阳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本次疫情主要为新冠病毒德尔塔毒株引起。

目前发现的第一例感染者,是居住在二七区的周姓女士。7月28日,周女士因颈椎病到二七区爱馨医院就诊并办理住院手续,在例行核酸检测时,出现异常结果,7月30日再次采样报市疾控中心检测结果呈阳性,确认为无症状感染者,当即闭环转运至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市六院),是当地的传染病医院,而随后发现感染者中,有多例都与市六院有关,有该院的患者,也有保洁、医务人员。

从时间上来看,六院出现的感染病例,不可能是周女士入院后所导致,应该在30日之前,就已经发生了院内感染。作为一个专业的传染病医院,市六院发生了院内感染,这是非常出乎意料的。

7 月 31 日,郑州免去了市卫健委党组书记、主任付桂荣的职务,并责令市六院领导班子作出调整。在去年9月,付桂荣曾获评“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当日,市六院党委书记马淑焕的职务被免去。马淑焕在去年10月,也曾荣获“河南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称号。

因为郑州的疫情刚刚显现,目前并无正式发布的信息表明是否与南京的疫情有所关联。但是没有消息,也是一种消息,表明两地的疫情没有明显的关联性。如果疫情不是来自南京,那么又源自何处?

根据河南卫健委发布的疫情通报,在7月30日之前,河南省有16例新冠肺炎患者在院治疗,有34名无症状感染者在接受医学观察。这些感染者都是境外输入的案例,应该都在像市六院这样的专科医院。目前不清楚市六院的院内感染是否与收治的新冠感染者有关。在去年9月,青岛胸科医院发生院内感染,原因就是新冠感染者与其他病人共用CT室,因消毒不彻底而导致院内感染发生。

郑州第一例发现的感染者,之前与市六院并无关联,在发现感染之后才送入市六院,这说明疫情已经在郑州社区传染。这是否与市六院的院内感染有关?如果有,到底谁先谁后?这也需要等待流调数据。

针对出现的疫情,郑州已经快速做出应对,将迅速开展全员核酸检测。7月31日,郑州将二七区一个小区调整为高风险地区,三个小区调整为中风险地区,市六院将实行闭环管理,停止诊疗工作。自7月16日以来,凡进出市六院的人员,需要立即报告,进行核酸检测、医学隔离观察14天。

郑州市民也被要求非必要不离郑。确需离郑的,需持有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D毒株攻破国内15省33地,南京疫情波及200余人感染,武汉之后最大的疫情显现

在这次疫情之前,自去年3月29日以来,河南省一直没有新增过本土新冠感染病例,时间已经长达16个月。

但是,在河南之外,南京的疫情至少已经传入8省22地。南京的疫情,已确定由Delta病毒株所引起,顺着“南京禄口国际机场传染链”而传播。

南京机场是Delta病毒株的第一作案现场,顺着飞机的跑道,病毒也传播到了各地。

在张家界的一场《魅力湘西》演出,有近3000名观众。因为其中有观众在南京禄口机场转机时不幸感染,这场《魅力湘西》演出,不幸地成为Delta病毒株超级传播的二次作案现场。这一天,是7月22日,当然,当时是不可能知道有病毒感染在传播的。7月26日,在南京转机的三名大连观众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7月27日,另一名大连的观众也被诊为无症状感染者,当时观看演出的时候,这几名大连人就坐在前后排。

湖南常德穿紫河的一条游船,也成为Delta病毒超级传播的作案现场。成都有一家三口,在观看了7月22日的《魅力湘西》演出之后,于24日游玩穿紫河。他们乘坐的是穿紫河三号游船,截至目前,已经有15例感染者与与该游船有关联,除成都的一家三口之外,其余感染者分散于湖南四地。不仅如此,成都一家三口中有两个大人和一个儿童,根据网上流出的通报,两名大人已经接种完成新冠疫苗。接种疫苗后不但没有防住感染,核酸检查发现病毒量还很大,足以感染其他的人。当然,因为同行的一个儿童也感染了,目前无法确定这三口之家中谁是第一个被感染的?在游船上感染其他人的,是发生突破性感染的大人,还是没有打过疫苗的儿童?

▎随着越来越多无南京旅游史的确诊者出现,张家界也成了另一波传播链的中心。

在扬州,Delta病毒株则是在棋牌室作案,造成超级传播。一名64岁的女士,于21日由南京江宁区乘大巴至扬州,于7月28日成为扬州的第一例确诊病例。该女士于7月21日至7月24日均到过四季园小区秋南苑内一棋牌室,活动当然是打牌。至7月30日,扬州累计报告16例确诊病例,已成为南京之外感染者最多的江苏城市。

在扬州的16例确诊病例中,15人均到过棋牌室打牌,其中12人到秋南苑棋牌室,3人到史可法东路宏远棋牌室。这两个棋牌室之间的关联,是一名70岁的女性,她是上述64岁南京女士的密切接触者,而打牌的地点是史可法东路宏远棋牌室。这些棋牌爱好者年龄都超过60岁,打牌也应该是这些人的主要娱乐活动。唯一没到过棋牌室的确诊病例,是一名40岁的男性,他是一名打牌确诊病例的密接。

除了这三个主要的超级传播作案现场,南京的疫情还传播到其他多地,累计感染人数已经超过200人。

在南京疫情之前,Delta病毒株还在广东和云南踢馆。5月暴发的广东疫情,已经获得控制,7月初暴发的云南疫情,目前也基本获得控制,但在接受隔离的人群中,还有零星出现的阳性案例。

7月25日,四川泸州市报告1例无症状感染者,感染的也是Delta病毒株;29日,宜宾市新增1例确诊病例,为泸州市无症状感染者的密接;30日,重庆江津区报告2例确诊病例。但是,从活动轨迹看,以上4名感染者均未到过南京、张家界,感染路径至今还是个谜。

从疫情的防控来看,如果感染者都能与传染链有明确的相关性,就容易、及时追踪暴露于病毒的高风险人群,疫情也就相对容易防控。如果已经出现散发的疫情,那么疫情的控制就增加了难度。

目前全国有四个高风险区(南京、扬州、郑州、瑞丽各有一个)及88个中风险地区,所有疫情都主要是Delta所引发。在全球,即便在大力推广疫苗接种的情况下,疫情还是在蔓延,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病毒已经升级为Delta毒株。

不可否认,南京机场的管理是有漏洞的,郑州六院出现了院内感染,管理上应该也是有漏洞的。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这些漏洞并不是突然出现的,应该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从去年的武汉疫情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了,为什么之前漏洞没有出事,现在那么多人打了疫苗之后,反而出事了呢?

广州的研究发现,感染Delta毒株之后,感染者呼吸道中的病毒数量暴增,是原始毒株的1260倍 [1]。很显然,病毒并不是仅仅藏在被感染者的呼吸道中,还会大量释放出来。

通常情况下,每毫升样本中病毒的数量需要达到60万个拷贝,才能分离出活病毒。使用这个阈值做参考,原始病毒株感染者的样本,只有19%能分离出活病毒,而Delta毒株的感染者,却能达到80%。这个数据同样说明Delta毒株的传染性大大增强了。

根据目前的调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传染链的起点,是7月10日来自莫斯科的国航CA910 航班。在这躺航班上的旅客中,后来确诊了7 例感染者。对比病毒基因发现,乘坐该航班的感染者与负责飞机客舱保洁工作的感染者有着高度一致的病毒基因。目前认为是保洁员没有严格遵守防护服的穿脱操作,导致感染发生。

如果之前航班上感染者感染的不是Delta,所排放出来的病毒要少1000倍,那么即便保洁员不小心接触了病毒,也不会遇到活病毒,也许就不会被感染。

在传染病学中,有一个重要的参数:R0值,即“基本传染数”,这个数值所表示的是,在没有防疫措施、且人群没有特异性免疫力的情况下,每一个感染者能够感染多少人。对于新冠肺炎,之前原始病毒株感染的R0值在2~3之间,但是美国CDC的调查发现,目前Delta的R0值已经达到了5~9。

也就是说,之前毒株流行的时候,每个感染者能继续感染2~3人,但是目前却可以平均感染5~9人。这个感染力,跟水痘病毒的传染力差不多了(水痘R0为8.5 )。不仅如此,CDC还发现,对于接种疫苗之后发生的突破性感染,虽然呼吸道中病毒数量有所下降,但是仍然还是很高,跟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基本没有本质上的区别[2]。

试想一下,如果某国有毁灭地球10次的核武器,即便减少了一半的数量,那还是可以毁灭地球5次,本质上没有区别。

之前美国CDC已经宣布,只要打了疫苗,在室内就不用戴口罩了,但是看到Delta病毒株的传染力之后,CDC又恢复了口罩令。不过,这可能有点儿太晚了,本来美国的疫情已经好转,每日新增感染数已经降到万人以下,如今已经又回到了10万级。这还是在检测不充分的情况下,如果检测充分,按照美国FDA前局长Scott Gottlieb的说法,美国每天感染人数可能已经有100万人之多。

中山、珠海两市发现无症状感染者,全员检测全员阴性。D毒株虽凶猛,并不代表所有的传染者都会开启新的传染链

与其他国家不同,虽然目前中国多省市都出现了疫情,但是总体感染人数相对还是很少,还是可以通过严防死守来控制住。

目前的疫情,是自武汉疫情之后最严重的形势,武汉疫情时全国各地出现的病例更多,但当时都能控制住了,没有理由怀疑现在就控制不了。

Delta毒株虽然厉害, 但并不是每一个被传染的人,都会开启一条新的传染链。

7月22日,中山发现1例南京相关无症状感染者。7月23日,中山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全员核酸检测。7月24日, 全市累计完成采样5463760人次,结果均为阴性。

7月26日,珠海市报告了一例无症状感染者,随即启动全市全员核酸检测。截至27日24时,全员核酸检测累计采样125.76万人次;截至28日17时,累计出结果125.76万人次,结果均为阴性。

之前的数据表明,大约80%的新冠感染者都不会继续导致新的感染,真正导致疫情暴增的,是少数的超级感染者。如果能及时发现传染链,及时检测,及时隔离密切接触者,没有理由认为疫情会无限蔓延。

中国面临的问题,是严防死守何时结束?南京、郑州、张家界疫苗后突破性感染数据是多少?

Delta毒株之前已经两次来中国踢馆,从5月到7月初,分别在广东和云南引发本土疫情。广东总共折腾了近一个月,云南也快有一个月了,尚未完全结束,南京的疫情就出现了。而南京疫情如今还在发酵,郑州又出现了状况。

我们知道,只要全球的疫情不结束,中国不可能独善其身,病毒可以通过陆海空,从多个维度偷袭中国。现在看来,病毒偷袭的频率越来越快。

凭着严防死守,中国有能力终止疫情。中国不但有这个能力,之前已经一次又一次地交出了作业。

但是,如果疫情不结束,中国是否需要一直重复交作业呢?高考考一次,考上了北大,那是喜事,但是如果年年都要高考,尽管年年都能考上北大,这到底是喜还是悲呢?

严防死守有着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成本,如果一直这样维持下去,会不会成为拖垮一个国家的“星球大战计划”?

中国在积极推进疫苗的接种,希望通过建立免疫屏障来抗击病毒。截至目前,疫苗接种剂量已经超过了16亿剂次。从8月1日开始,多地也将开始对12至18岁的人接种疫苗。

但是,如果只是通过疫苗获得群体免疫来抗击病毒,大规模疫情的出现可以防止,但不可能马上将感染数清零。在短期内,如果“零感染”的目标不变,那么中国不会改变严防死守的政策。

不仅如此,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接种了疫苗的南京机场保洁工,接种了疫苗的四川游客,都感染了Delta病毒,说明疫苗对预防感染的保护能力是堪忧的。这只是下降了,还是完全消失了?需要透明的数据来说明。

目前英国等国家已经放弃抵抗,一个原因是因为Delta病毒株太厉害,还有一个原因,是疫苗接种率提高了之后,重症率和死亡率已经大大下降了。只要医疗系统不会崩溃,那就可以当作病毒不存在。

中国接种的疫苗是否可以预防重症?南京疫情开始并没有重症患者,但是有9人随后转为重症,也有一名重症患者在治疗后降为轻症。在南京疫情新闻发布会上,有人民日报的记者提问:这些重症患者是否打过疫苗?

这个貌似简单的问题,并没有立即获得明确的答案。官方的回答是,正在对这个问题进行分析,未来在合适的时候会报道。

人民日报的记者提的是一个关键问题。疫苗对Delta毒株感染的预防能力已经大大减弱,如果对重症的保护率也不佳,那么继续力推疫苗将是盲目的。如果是这种情况,严防死守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成为中国的唯一选项。同时,中国需要搞清是否可以通过第三针来提高保护率,也需要研发、批准更有效的疫苗。

如果数据表明可以减少重症,那接种疫苗还是非常值得的,需要继续推行,以提高接种率,并对重点人群开展第三针接种。在形成免疫屏障之后,还是可以期待降级严防死守的防疫措施,减少防疫的经济和社会成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