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决赛,刘洋战胜了自我,如愿拿到吊环金牌,也帮助我圆了培养出奥运冠军的梦想,我太开心了!”刘洋在东京奥运会男子吊环比赛夺冠之后,他的启蒙教练孔繁启动情地说。实际上,刘洋的这枚金牌,对于辽宁体育而言也具有重要意义:这是辽宁运动员在奥运会赛场斩获的第一枚体操金牌。

孔繁启至今还能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刘洋时的情形:“当时他才5岁,我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小孩长得真漂亮,大眼睛,圆溜溜的笑脸,特别好看。我还担心这孩子年龄小,力量不够,但他爸爸说这孩子可有劲儿了,然后让小刘洋和我掰了掰手腕,小家伙确实劲儿挺足。”

没过多久,刘洋在训练中展现出的天赋就令孔繁启感到吃惊:刘洋8岁就能在吊环上做出十字支撑动作,10岁时在垫子上倒立单手支撑换手跳,十分钟跳了1300次。尽管天赋惊人,但刘洋并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在训练中非常刻苦,这让孔繁启十分欣慰。“给他安排什么训练,不用教练操心,他都能完成好。”孔繁启说。

为了这枚奥运金牌,刘洋付出的不仅是刻苦训练的汗水,还有陪伴父母的时光。刘洋母亲杨晓丽告诉记者,刘洋11岁就离开家乡去了八一队,几年也难得回来一次。2016年里约奥运会之后,刘洋回家住了一周,这是杨晓丽记忆中刘洋罕见的“长假”。“此后的5年里他一直没有回家,坚持在国家队训练,备战东京奥运会,为了不打扰他,我和他爸爸这两年只去北京看过他一次。”杨晓丽眼中满是对儿子的爱。

鲜为人知的是,奥运会吊环决赛刘洋其实是带伤上场的。“我听教练说,决赛前他在脚踝处打了一针封闭,在带伤上场的情况下能有这么完美的发挥,我真为他骄傲。”杨晓丽说,平时刘洋是一个爱打台球、爱喝咖啡的小伙子,最爱吃的是烧烤和烧茄子。“这次回家,我肯定得给他多做点好吃的。”杨晓丽说。而刘洋父亲刘忠华则提高了嗓门:“儿子回来我先给他包饺子,三鲜馅的。”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