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一位年轻人收到乔布斯的邀请,当即开着从Zipcar租来的丰田普锐斯前往后者所在的库比蒂诺苹果总部。

当见到苹果掌舵人时,年轻人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提电脑,激动地向乔布斯展示自己的产品,后者并没有给他机会,淡淡地摆了摆手:“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

这位略显急躁的年轻人正是云存储鼻祖Dropbox创始人休斯顿。在当时,Dropbox用户数已迅速增长至百万量级,并持续保持着高速增长的势头,是硅谷当之无愧的新星。

乔布斯找来休斯顿的意图明显,为了提前把这款产品收入囊中,乔布斯给出9位数的收购报价。但休斯顿并没有让乔布斯如愿,“我决心建立一家大公司,而不会出售自己的心血。”

一晃数年,2018年3月23日,拥有5亿注册用户、1100万付费用户的Dropbox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一度冲高至31.6美元,相较21美元的IPO价格上涨50.5%。

作为云存储的鼻祖,Dropbox无疑为一众跟随者打了个样。反观国内,由于网盘存储成本高昂以及监管原因,个人云存储市场在经历大规模倒闭潮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只剩下百度网盘一家独大。

8月19日,沉寂已久的百度网盘有了新动作,宣布吴磊成为首位品牌代言人,这是百度网盘成立9年之久首次邀请品牌代言人。

据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百度网盘人均数据储存量超200GB,其中,95后是人均存储量最高的年龄段,人均数据存储量超过1TB。显然,百度网盘此举,旨在切入年轻用户圈层。

而在十几天之前,阿里旗下Teambition网盘团队宣布,网盘服务于2021年9月30日将正式下架,作为阿里旗下的两款个人云存储产品之一,这般举动,说明阿里巴巴将集中资源押注阿里云盘。

市面上两大活跃网盘此番动作背后,意味着此前一度处在静态局势下的个人云存储市场暗流涌动。

如今,伴随着个人终端数量不断增长,以及5G逐渐落地商用,个人云盘市场规模势必扩大,但个人云存储不折不扣是个“看上去很美”的业务。

此前,行业对于云存储类产品的分析往往集中在成本上,网盘产品存储、宽带等高昂成本难以随着用户规模增大而降低,这确实是大部分网盘倒闭的原因。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2021年中国个人网盘专题调研报告》显示,百度网盘以81.3%的品牌认知度位列第一。

年初,百度网盘宣布,自2021年1月21日起,如果超过365天未登录过账号,2T免费空间将调整为100G,会员除外。

类似的举动不是首次,百度网盘分别在2018年12月26日以及2020年9月30日,发布过类似的存储空间调整公告。

这里不否定百度网盘有收回闲置空间,提升使用率,降低成本的目的。需要注意的是,这几次公告还有一个相同点,只要在规定期限内至少登录过1次百度网盘账号的用户,可继续使用2T免费存储空间。

实际上,百度网盘此举是一鱼三吃,除了提升闲置空间使用率,促进非会员用户付费外,同样有唤醒老用户的作用。

2020年11月27日,百度网盘发布八周年数据报告,资料显示,2020年百度网盘用户数量破7亿,但在月活上,自2016年百度网盘宣布月活人数突破1亿后,就没有公布过官方数据。

可以参考几份第三方数据,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9年个人网盘行业研究报告》,截至2019年11月,百度网盘的月活用户达到8703万;据QuestMobile的统计,截至2019年底,月活用户超过1亿。

但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7月,中国云盘存储APP月活跃用户分布中,百度网盘月活达3983.2万人,如若数据有效,则说明百度网盘用户月活下滑严重(彼时阿里云盘还未发布,因此不受其影响)。

这可能是国内网盘产品普遍面临的问题。为此,近些年,国内的网盘产品除了提供存储服务外,也开始提供文件同步、在线编辑、协作等多元化服务,以此提高用户黏性。但现在来看,并没有取得显著的成效。

作为工具类产品,网盘产品面临的最大问题在于,大量用户根本不是来“用产品”,而是拿网盘当作一个一次性工具,“用完即走”,对于大多人而言,网盘其实是一个“低频且必需”的工具。

以百度网盘为例,现阶段,百度网盘的盈利模式,就是主要依靠广告业务和会员服务。但作为一个“低频且必需”的产品,缺乏用户的持续性使用,就缺乏承载广告的基础。因此,通过“必须”的特性来收取会员费成了百度网盘最核心的盈利手段。

百度网盘并不是没有尝试过别的盈利模式,百度网盘曾在2017年1月上线过“看吧”功能,通过接入百度信息流业务,为其导流;2018年1月,百度网盘又上线了“我的小说”功能,通过平台的流量为小说业务导流。但最终,这些盈利模式都相继夭折。

2018年10月,百度网盘内容商城试运营。 2019年6月5日,内容商城定名为“度小麦”平台,此举旨在通过用户基数和流量,在内容付费上分到一块蛋糕。

但在2020年7月3日下午,在度小麦后台的内容发送页面出现了店铺升级的提示,而度小麦已不能发送新的内容。

尝试了多种变现方式后,会员收费似乎是唯一走通商业化的道路。从百度网盘寻求盈利模式的血泪史中,可以得出结论,网盘实现盈利只能靠会员付费,商业化空间极为有限。

如若再考虑到政策监管以及内耗严重,总之,个人云存储业务在国内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生意。如今,阿里巴巴盯上这块“鸡肋”,本身就是一个不寻常的动作。

行业对于阿里巴巴押注网盘业务的分析,往往以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的看法作为切入点。

彼时,在媒体报道阿里云正在内测一款“阿里云网盘”产品时,张建锋表示,阿里云做的不是一个网盘产品,而是个人云,阿里云的梦想和愿景都不是一个网盘。

在媒体对“网盘”和“个人云”两个关键词咬文嚼字时,实际上,张建锋所说的“网盘”,字面意思是指网络U盘、网络硬盘,即由互联网公司推出的在线存储服务。

而网盘和个人云存储的定义早已混用。以百度网盘为例,虽然称作“网盘”,但却是百度推出的一项云存储服务。

随着百度网盘太过普及,大部分人直接把网盘当作个人云存储,这其实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针对张建锋的发言,阿里云盘确实做的是个人云存储业务,与百度网盘并没有太大区别。那么,阿里云盘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阿里巴巴为什么盯上这块业务?

2021年3月22日,经过半年多的内测,阿里云盘终于开启公测,按照惯例,在媒体的口径下,公众视野将出现一位阿里巴巴高管阐述阿里云盘的产品理念,在当时,这个人是阿里云盘产品负责人齐俊元。

齐俊元何许人也?2019年,这位90后创办的协同办公产品Teambition被阿里巴巴收购,现阶段,齐俊元是阿里云盘产品负责人。被收购之后,齐俊元并没有被边缘化,相关人士透露,阿里收购Teambition,更多是团队收购。

这笔收购中有一个有趣的细节,在Teambition被阿里巴巴收购之前,同样得到了腾讯的战略投资,据前员工回应,“腾讯没有这个基因,俊元也不会卖的。”

“基因论”在商业领域流行已久,Teambition看重阿里巴巴的ToB基因,这也为Teambition今后走向埋下了伏笔。

在ToB层面,阿里云一定在集团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2020年9月27日晚间,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发布全员邮件,公布最新的“云钉一体”战略,几大事业部加入新的大钉钉事业部,融入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其中就包含阿里云Teambition团队。

在当时,饱受热议的是,行业对钉钉、Teambition今后在阿里巴巴产品的定位,以及无招、齐俊元这两位明星产品人的去留。

如今来看,钉钉和Teambition都将是阿里云触及客户的抓手,可惜的是,两位产品人一走一留,齐俊元身上也多了一个阿里云盘产品负责人的标签,这其中经历了什么跨度?

作为主打办公的协作工具,在Teambition被收购之前,团队已经在内测一款网盘产品,这款产品正是在次年8月28日开始内测的Teambition网盘。

同期,阿里云也推出一款名为“阿里云网盘”的独立APP,这似乎是一场内部赛马。但这场内部赛马并没持续很久,2021年3月12日,阿里云旗下Teambition网盘宣布与阿里云盘将实现数据合并。

现在来看,当时Teambition网盘已经出局,或与团队融合有关,而齐俊元身上则多了一个标签。

在中国,做个人云存储本是一件累活,且面临百度网盘的竞争,很难做成一门赚钱的生意。对于阿里云盘来说,本身可能就没想做成一件赚钱的生意,原因在于,阿里云盘和钉钉承担着一样的使命。

其实国外的云存储类产品,背后普遍有云计算业务作为靠山,云存储不过是云计算的一个子集,巨头们并不指望云存储赚钱。

这里还有一个既定事实可以佐证,百度网盘隶属于百度MEG(移动生态事业群),智能云属于AIG(百度人工智能体系),而阿里云盘本是在阿里云旗下,和阿里云盘与阿里云的紧密连接不同,百度网盘业务早已算是独立运作。

这样来看,一开始从组织架构上就决定了,尽管百度网盘和阿里云盘同属于个人云存储赛道,但两者却并不是一个物种。

犹记得在3月23日,阿里云盘正式公测的第二天,一度登上了小米应用商店总榜第一、苹果应用商店总榜第二,这几乎也是阿里云盘取得的最好成绩。

截至出稿,阿里云盘位于小米应用商店软件下载榜286名,效率办公类第20名,位于苹果应用商店(iOS10)总榜392名,效率榜14名。与此对比,百度网盘位于小米应用商店软件下载榜29名,效率办公类第2名,位于苹果应用商店(iOS10)总榜35名,效率榜1名。

以苹果应用商店为统计范畴,根据「七麦数据」统计,在效率榜单中,相较于百度网盘,阿里云盘榜单排名较为靠后。

在下载量上,数据显示,阿里云盘在公测当天以304360次下载量级超过百度网盘后,此后基本与百度网盘相差数万下载量级/每天。

通过移动广告情报分析平台「AppGrowing」查询,在2021年3月2日和5月30日期间,阿里云盘铺设的广告文案中,主要以下载速度快、存储空间大,免费使用为卖点,其中下载速度是阿里云盘市场竞争力的核心。

对于一款以永不限速、免费送空间为卖点的个人云存储产品,在竞争中却没有取得显著的优势,难道不限速真的不香吗?

恐怕未必,2020年4月「新浪科技」发起的一项投票中,在“你对百度网盘最不满意的是什么?”问题下,超过19万网友选择了“下载速度慢”这个原因。

同期发生的Pandownload事件中,由于Pandownload可以以非会员权限突破百度网盘官方设定,实现高速下载,备受用户追捧,但最终被定性为“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

该事件在当时引发网络热议,甚至有网友认为,应该为Pandownload“平反”。诸如此类,都能侧面证明网盘用户对下载速度的追求。按照常理,阿里云盘以不限速为卖点,在与百度网盘的竞争中,具有极强的优势。

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如今这种局面?通过分析可以发现,双方的竞争中,资源生态成为了百度网盘的护城河。

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内网盘市场上,百度网盘几乎一家独大,对于诸多用户来说,在百度网盘长年积累下的资源,倘若没有会员的话又无法轻易导出,最终会导致用户对百度网盘产生路径依赖。

目前,市面上已经出现,个人开发者开发的一键将百度网盘文件转移至阿里云盘的工具,有需求才能诞生市场,这侧面说明用户的使用惯性确实是百度网盘的护城河,这种依赖同样会作用到整个网盘资源生态中。

以市面上各种影视资源网站为例,存储方式大多都是百度网盘,且在一众网盘资源搜索网站中,较为常见的,依然是以百度网盘为主要的资源搜索展示结果,这种局面在阿里云盘开启分享功能后才有所改观。

7月8日,阿里云盘分享功能正式公测后,市面上出现了很多以阿里云盘为主或兼具百度网盘和阿里云盘两种存储方式的资源网站,其中最为出名的是名为「阿里小站」的阿里云盘资源共享站。

通过站长工具查询后,最有趣的一幕出现了,该域名的注册机构为「Alibaba Cloud Computing (Beijing) Co.,Ltd」,即北京阿里巴巴云计算,倘若信息属实,说明阿里云盘已经意识到了资源生态对于网盘产品的重要性。

对于阿里云盘来说,现阶段,缺乏网盘资源,归根结底在于根基尚浅,市场上用户转存网盘资源的惯性还没有改变。

另一方面,即使有阿里云背书,但用户仍然要考虑网盘的安全性,艾媒咨询数据显示,54.9%中国个人网盘用户认为网盘的安全性非常重要,其次为存储空间和传输速度,分别占比50.8%和40.7%。

一个很现实的情况是,不少用户担心阿里云盘无法持久运作,因而依旧选择百度网盘。

此外,酒香也怕巷子深,还需要考虑到百度网盘和阿里云盘的投放策略,通过「蝉大师」可以查询阿里云盘和百度网盘的ASO(应用商店优化)关键词对比。

数据显示,百度网盘当前的关键词覆盖总数为22336,阿里云盘当前的关键词覆盖总数为16209。在ASO指数上,百度网盘当前的ASO指数为22870,阿里云盘当前的ASO指数为9032,两者差距不小。

总的来看,在阿里云盘和百度网盘的竞争中,尽管阿里云盘使出不限速这一杀手锏,但两者的竞争态势是多维的,其他方面的因素导致阿里云盘没有短时间内弯道超车。

到这里,国内网盘市场的竞争格局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单单拿百度网盘和阿里云盘的竞争来说,如果阿里云盘保持不限速的核心竞争态势,随着其它条件日益成熟,百度网盘未来的龙头地位或将不保。

今年6月10日,据「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的火山引擎部门将正式发布包含计算、存储和网络的云计算IaaS服务。对于整个云计算市场,阿里云盘的打法或许能给国内其他云计算厂商提供一个新思路。

如今,作为国内市场主流网盘产品之一,和Dropbox一样,阿里云盘没有在文件上传下载速度上收费。更有趣的是,在休斯顿和齐俊元身上同样能发现很多相似之处。

休斯顿受到从哈佛大学毕业的工程师父亲影响,从五岁就开始鼓捣家中的IBM PC Junior电脑,成长环境让休斯顿对商业产生了足够的兴趣。在麻省理工就读大学期间,休斯顿一直忙于创业,Dropbox是他创办的第六家公司。

齐俊元从小受到身为大学教授父亲的影响,对科研产生足够的兴趣,高中之前,齐俊元几乎都在实验室里度过。到了大学,齐俊元在上海交通大学学习工商管理。

期间,先是与合伙人创办了一个健康档案管理的项目,最终以失败告终。二次创业,齐俊元选择协同办公软件入手。之后的事情就老生常谈,Teambition最终被阿里巴巴1亿美元收购。

同样受到家庭的影响,同样毕业于名校,同样创业维艰,不同的是,休斯顿拒绝了乔布斯的收购,但齐俊元没有拒绝阿里巴巴,因缘际会,两位天才最终在个人云存储上“相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