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主播31条行为不可为!

网络直播火爆的同时,也带动了直播带货等新兴业态,已然成为新的经济模式并大行其道。

尤其是刚刚“火出圈”的新东方旗下东方甄选带货直播,将“买买买”等喊麦式的直播带货带入另一个境界,一根玉米、一袋大米在网络主播的口中,化为阿拉斯加的鳕鱼、长白山皑皑的白雪、十月田间吹过的微风,勾连起每个人的回忆、当下与向往。

董宇辉、顿顿、YOYO、七七……东方甄选主播们用中华诗词、多国语言、即兴弹唱等方式,让网友们一边看直播、一边学英语,以情怀担当、文学符号以及各种回忆杀,诠释了直播卖货的新样态。

但不容否认的是,当前有相当数量的网络直播间已经成为粗俗之地,骂战不断,粗鄙的语言在某些网络主播口中似乎是必不可少的口头语,各种虚假、低俗信息充斥着直播间,庸俗的网络表演,严重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甚至很多网络主播行为已经触探到法律底线,到了必须进行整治的时候了。

今日,为加强和规范网络主播管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会同文化和旅游部联合印发《网络主播行为规范》(下称《规范》),就是在全面规范网络主播行为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动网络表演、网络视听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规范》首先明确了“网络主播”的定义,也就是说,只要是通过互联网提供网络表演、视听节目服务的主播人员,包括在网络平台直播、与用户进行实时交流互动、以上传音视频节目形式发声出镜等人员,以及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合成的虚拟主播及内容,均是《规范》所言的网络主播。

《规范》再次重申了对网络主播的基本要求,比如自觉遵守宪法和法律法规规范,配合平台提供真实有效的身份信息进行实名注册并规范使用账号名称。

再如,要求网络主播自觉摈弃低俗、庸俗、媚俗等低级趣味,自觉反对流量至上、畸形审美、“饭圈”乱象、拜金主义等不良现象,应当如实申报收入,依法履行纳税义务,自觉遏阻庸俗暴戾网络语言传播等。

上述内容,均是在之前的管理过程中经常提及并反复要求的,是从事网络直播工作的基本要求,亦是常态化管理要求。

需要重点提及的是,《规范》对网络主播的从业行为旗帜鲜明地划定了31条底线和红线,对其违规行为实施全覆盖管理措施,不得触碰,更不可逾越,一旦有下述行为,定当从严惩治。这31条分别是:

2.发布颠覆国家政权,危害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损害国家尊严、荣誉和利益的内容;

3.发布削弱、歪曲、否定中国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和改革开放的内容;

4.发布诋毁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歪曲民族历史或者民族历史人物,伤害民族感情、破坏民族团结,或者侵害民族风俗、习惯的内容;

5.违反国家宗教政策,在非宗教场所开展宗教活动,宣扬、等内容;

6.恶搞、诋毁、亚博新版歪曲或者以不当方式展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

8.使用换脸等深度伪造技术对党和国家领导人、英雄烈士、党史、历史等进行伪造、篡改;

11.宣扬淫秽、赌博、吸毒,渲染暴力、血腥、恐怖、传销、诈骗,教唆犯罪或者传授犯罪方法,暴露侦查手段,展示、管制刀具;

12.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虚假险情、疫情、灾情、警情,扰乱社会治安和公共秩序,破坏社会稳定;

13.展现过度的惊悚恐怖、生理痛苦、精神歇斯底里,造成强烈感官、精神刺激并可致人身心不适的画面、台词、音乐及音效等;

17.炒作绯闻、丑闻、劣迹,传播格调低下的内容,宣扬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违反公序良俗的内容;

19.介绍或者展示自杀、自残、暴力血腥、高危动作和其他易引发未成年人模仿的危险行为,表现吸烟、酗酒等诱导未成年人不良嗜好的内容;

20.利用未成年人或未成年人角色进行非广告类的商业宣传、表演或作为噱头获取商业或不正当利益,指引错误价值观、人生观和道德观的内容;

23.铺张浪费粮食,展示假吃、催吐、暴饮暴食等,或其他易造成不良饮食消费、食物浪费示范的内容;

24.引导用户低俗互动,组织煽动粉丝互撕谩骂、拉踩引战、造谣攻击,实施网络暴力;

25.营销假冒伪劣、侵犯知识产权或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要求的商品,虚构或者篡改交易、关注度、浏览量、点赞量等数据流量造假;

26.夸张宣传误导消费者,通过虚假承诺诱骗消费者,使用绝对化用语,未经许可直播销售专营、专卖物品等违反广告相关法律法规的;

28.通过有组织炒作、雇佣水军刷礼物、宣传“刷礼物抽奖”等手段,暗示、诱惑、鼓励用户大额“打赏”,引诱未成年用户“打赏”或以虚假身份信息“打赏”;

29.在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影响社会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影响他人正常生活、侵犯他人隐私等场所和其他法律法规禁止的场所拍摄或播出;

30.展示或炒作大量奢侈品、珠宝、纸币等资产,展示无节制奢靡生活,贬低低收入群体的炫富行为;

31.法律法规禁止的以及其他对网络表演、网络视听生态造成不良影响的行为。

上述行为既有对维护国家利益等大是大非问题的弱化,亦有存在低俗庸俗媚俗等网络直播中的乱象,也有直播带货中出现的售假、夸张宣传、骚扰广告等问题,还有严重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等行为,均是在网络直播中需要坚决摒弃的行为和问题。

对此,《规范》还提出了具体惩治措施,比如,对出现违规行为的网络主播,要强化警示和约束;对问题性质严重、多次出现问题且屡教不改的网络主播,应当封禁账号,将相关网络主播纳入“黑名单”或“警示名单”,不允许以更换账号或更换平台等形式再度开播。对构成犯罪的网络主播,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与此同时,《规范》再次重申,对违法失德艺人不得提供公开进行文艺表演、发声出镜机会,防止转移阵地复出。

网络直播是近年来的新兴业态,亦是互联网创新的一种表现形成,但创新不等于无底线,门槛低不等于乱草重生,更不能以创新为由让互联网陷入虚假之地,广大群众所盼望的互联网净地,应是充满正能量的舞台,是阳光之地,更是安全之地,网络主播行为规范正当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